主站社区培训慕课商城
快捷导航
155 9002

《鬼子来了》剧本下载

青木 于 2012-4-9 10:56 发表在 [剧本欣赏] [复制链接]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p1181775734.jpg
根据尤凤伟小说《生存》改编
导演: 姜文
编剧:述平 史建全 姜文 尤凤伟

摄影指导:顾长卫
主演: 姜文 / 香川照之 / 袁丁 / 姜鸿波 / 陈强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
上映日期:2000-05-12
《鬼子来了》讲述在抗日战争期间,一个村子的农民看管照顾日本俘虏却招来日本军队屠杀的故事。获第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及2002年日本“每日电影奖”最佳外语片奖。

中方主要演员:
姜文:村民马大三
姜鸿波:年轻寡妇鱼儿
陈强:老刽子手一刀刘
陈述:疯七爷,鱼儿的公公
丛志军:五舅姥爷,村中众望所归的长者
袁丁:董汉臣,日军翻译,汉奸
史建全:四表姐夫
吴大维:高少校,国军军官
蔡东东:村民二脖子
李丛喜:村民六旺
陈莲梅:八婶子,二脖子妈
周海超:小碌碡,鱼儿的儿子

日方主要演员:
香川照之:日军俘虏花屋小三郎
泽田谦也:日军陆军队长酒冢猪吉
宫路佳具:日军海军队长野野村耕二
长野客弘:日军老电话兵
井上弥生:日妓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举报
| 回复 论坛版权

共 155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9-23 09:33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村口 冬晨 外

军乐队已经准时地出现在半山腰。

二脖子从七爷家出来,急急向村口跑去,他已经有点晚了。

二脖子边跑边向野野村打着招呼:先生!先生!(日语)

野野村分给孩子们糖果:分糖了,给。大大的好,再给你一个…

突然他变了脸,向身后叫道:二脖子,过来!

二脖子紧张地站在那里: 来了!先生。

野野村:来晚的不要!如果再来晚一次,一二三,扇你三耳光!明白了?滚!

他不满地横了二脖子一眼,骑着他的大洋马离开了。

二脖子的鼻孔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神情紧张地看着军乐队渐渐远去。

四、大三家 冬日 内

一只手拿着沾满墨汁的毛笔在纸上写下了“口供”二字。这是五舅姥爷。

审问开始了。

在大三家的一间屋子里,村民和俘虏之间有一道布帘相隔,彼此都看不见对方。帘子这边的村民们,一个个都蹲在炕上,五舅姥爷坐在中间,都是一脸认真的神情。

五舅姥爷:叫啥呀?

没有回答。

五舅姥爷:说话呀?

还是没有回答。

众人扭身看大三。

大三起身转到一个布帘子的后面,拿着两根细绳回来,重新蹲在炕头上。

大三:问吧,你老。

众人都很紧张地望着布帘那边。

五舅姥爷又重新发问:叫啥呀?说话呀?

还是没有声音。大伙又看大三。

二脖子捅了捅大三。大三愣了一下,再次下炕转到帘子那边去了。

俘虏花屋小三郎和董汉臣的身子还装在麻袋里,两人的嘴里和耳朵里还塞着东西。大三拔出东西,又回到布帘这边。还没等大三蹲好,帘子那边董汉臣大声喊了一句:饶命!

众人吓了一跳。

五舅姥爷迅速调整视觉方向,并急忙在纸上写下两个毛笔字:“饶命”。

五舅姥爷:先说叫啥?

帘子这边的董汉臣和花屋小三郎只能看到帘上村民的影子,看上去活象皮影。

董汉臣:我叫董汉臣。

五舅姥爷:多大呀?

董汉臣:二十八。

五舅姥爷:做啥的?

董汉臣:翻译官。

五舅姥爷:翻译官,是啥官呢?

董汉臣:就是把日本话变成中国话,把中国话变成日本话。

五舅姥爷:那么的……那位叫啥呀?

董汉臣:他叫花屋小三郎。

五舅姥爷:叫他自个儿说!



麻药酌酒 普通会员 发表于 2015-9-4 13: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知道谁有原著《生存》的电子书??
我想要看看
伊天月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5-5-30 01: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啊,不知道不全了没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0: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木 于 2012-4-9 11:00 编辑

序(随画面出主要演职员字幕)

黑底白字。投资单位,摄制单位渐隐,银幕一片漆黑。静——

“立正!”(日语)

随着一声野狼般的军令声,乐队奏响了《军舰进行曲》。此时一面充满了画面的日本海军军旗迎着寒风猎猎升起。四个竖排的大字由军旗中蹦出。
《鬼子来了》

一双锃亮的军靴。“咔”地磕出铁声。带马刺的军靴猛地插入马蹬。野野村跨上黑马。抖缰跃出,环绕着队伍小跑了一圈。

野野村:向左——转!(日语)

紧随野野村马后,一队背负各式工具袋,手持乐器的日本兵边走边奏。

野野村(画外):出发!(日语)

队伍步伐整齐地走出兵营,这是一支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后勤兵,驻扎在挂甲台村对面的山顶上。每日准时去军用小码头迎送过往的船只。因队长野野村是音乐爱好者,便有了如今这副打扮的军乐队。

军乐队行进在山道上。队伍后面跟着一头小毛驴,毛驴的身上担着两个空水桶。

挂甲台——水边山下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此刻各家的烟筒里已经升起炊烟。村民二脖子从家里跑出。

听到军乐声,孩子由各家出来向村口跑去。二脖子跑向村口井台,孩子们跑过小桥,经过二脖子身边。

二脖子:小碌碡。

众小孩:二脖子,二脖子叔。

孩子们向村口继续狂奔。小碌碡坐上村口的矮墙上。村口矮墙上孩子们已坐成一排,摇头晃脚地望着军乐队的方向——等待着。

野野村:二脖子!

二脖子:先生!(日语)

野野村:二脖子。

乐队迎面走下,二脖子向野野村鞠躬点头,打着招呼。

二脖子:先生!(日语)

二脖子向队尾跑去。乐队每天早晨都要从这里经过,黄昏的时候再回去,村民二脖子负责把两个空水桶摘下来,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再把装满水的水桶放到驴背上。

野野村:谁想当我的好孩子?分糖吃喽。来,来。(日语)

野野村边说边分着糖,微笑地看着孩子们,一副彼此混熟了的样子。

二脖子摘下水桶后,牵着驴向军乐队这边追来。

野野村面对小碌碡又拿出一颗糖果,魔术般地将糖变没了,他握着两只戴着白手套的拳头在小碌碡眼前晃动,叫他来猜。

野野村:瞧这儿!在哪边?(日语)

小碌碡猜对了。

野野村:真聪明!(日语)

野野村如法又变了一次。小碌碡没猜对。野野村得意地大笑。

野野村:在哪边?(日语)没有…的。看,在这儿呢。(日语)

小碌碡一把抢走那块糖。惹得野野村又是一阵大笑。孩子们也更高兴起来,连二脖子也跟着笑出了声。野野村瞟了一眼二脖子,他忽然收住笑严厉地指着二脖子。

野野村:水的干净!水的不干净!(汉语)一、二、三,扇你三耳光,明白?(日语)

二脖子:明白!晚上给你老预备干净水!

乐队渐渐远去,这时水面上有一艘日军的炮艇突突突地经过。野野村向艇上的人挥手致意。随着乐队的声音结束,字幕完毕。

一、大三家 冬夜 外、内

夜空中一轮圆圆的明月。

字幕:一九四五年,华北,日军占领区。

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村落沐浴在夜色中,日军炮楼上的探照灯不时地在村子上空掠过.,在一片安详宁静的气氛中,隐隐传来男女喘息的声音。这声音来自村里的某户人家。

一盏油灯跳动着鲜活的火苗。

一只女人的腿露在被子外面。被子里两个人在动。

女人的长发扫着地上的枕头。

大三(画外):让我看看!

鱼儿:看啥呀?

油灯的火苗被一只男人粗壮的手捻亮,随即又被一只女人的手捻暗,油灯被弄得明明灭灭的。

大三:让我看看!

鱼儿:看啥呀?别看了!

大三:我看看呢!

鱼儿:哎呀,快点儿的,别歇着!

两人推着扯着,突然外面传来咚咚敲门声,大三猛地坐起。

静静的窗户。

大三紧张的脸对画外:谁呀?

一个男人的声音:我!

大三:谁?

来人:我!

大三顾不上多想,翻身下炕。

鱼儿(画外):快穿衣裳!

大三:你咋办呢?

鱼儿:我去老地方。

鱼儿迅速地从炕上起来,急忙跑向墙角的大面柜。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木 于 2012-4-9 11:01 编辑

大三抱起一堆衣裳给鱼儿,鱼儿熟练地盖上了柜盖。

大三撩帘从里屋出来开门,

大三:谁呀?

门外的人: 我!

门刚一打开,大三手中的油灯被来人”扑“地吹灭,一只乌黑的手枪顶在大三的脑门上,随着噔噔的脚步声,来人把他逼到墙角。

持枪人身在暗影中,面目模糊。

持枪人:合上眼!

枪依然顶在大三的脑门上。

大三紧闭双眼。

持枪人(画外):叫啥?

大三冲画外:马大三。

持枪人(画外):村叫啥?

大三:挂……挂甲台。

持枪人(画外):黑更半夜点灯干啥?

大三:寻思事!

持枪人(画外):那……你就好好寻思寻思!听着,我们有两件东西,先搁你这儿,一样不能丢!一样不能少!还不能让鬼子知道!出了半点闪失,要你命!

大三:那啥……这村头就有个炮楼子,怕不中吧?

持枪人(画外):啥不中?这叫灯下黑,明白不?

大三:明白了!那要是出事了,找谁呀?

持枪人(画外):你!

持枪人又用枪管使劲地顶了一下大三的脑门,然后缓缓地离开。

大三战战兢兢地睁开了眼,发现屋子里空空的已经没有了人。门还开着,地上有两样物件。鱼儿掀开柜盖。大三关上屋门,返身坐在灶台边愣神。鱼儿这时已穿好衣服,撩开门帘探头出来。

鱼儿:谁呀?

大三:知不道!

鱼儿划火柴,大三去解开麻袋上的绳子。麻袋里露出一个男人的脑袋,睁着大眼。

鱼儿吓得坐在了地上。

鱼儿:哎呀!活人!

大三又去解另一只,里面同样装着一个男人。

大三盖上麻袋。

大三:不中!我找他们去!

大三向门口冲去。

正当他准备打开门时,“扑”的一声,窗户纸被捅破了。
一只上了刺刀的长枪从外面探了进来,大三瞪着惊恐的眼睛盯着它。

持枪人(画外):马大三!

大三:哎!

大三扑通跪下。

持枪人 (画外)听着!这两人抓空替我们审审!

此时刺刀就在眼前,仿佛是它在说话。

持枪人(画外):年三十午夜黑间我们过来取人,

鱼儿惊恐地盯着窗户,

持枪人:(画外):连口供一块堆儿带走!

大三惊恐的表情。

持枪人(画外):明白不?

大三:明白了!

窗外的人迅速地抽出刺刀,窗户上只剩下一个残破的大洞。

大三:那……到时候,谁来取人呢?

大三看着窗户上的大洞。

持枪人(画外):我!

二、 七爷家 冬夜 内

大三(画外):这么的,就这么的,这么的这么的……就这么的!噌!噌!噌!跳墙就撩了!

大三手里拿着一个炕笤帚,顶在六旺的脑门上,他正模仿持枪人的样子,形容给来这里商量事儿的村民们看。

村子里的长者五舅姥爷此时拿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袋,巴嗒着没牙的嘴。

五舅姥爷:那么的……他叫个啥?

大三:没说,就说个“我”。

五舅姥爷:那么的……他长得啥样?(摇上)五舅姥爷苍老的脸。

大三:没看着,我合着眼呢。

六旺:穿啥衣裳,多高个儿呀?

大三:我合着眼呢!你合着眼,你看见我了?

二脖子蹲在地上,问道:多少人呢?

大三急了:我不是说,合着眼呢嘛?没敢看!

五舅姥爷追问(画外):那么的……他到底咋说的?

大三:他就说:这两人先搁你们村儿,等三十午夜黑介,再回来取人。

鱼儿小声补充了一句:呃,那伙子人话说得挺厉害。

大三:还说,这叫”灯下黑”。

“咚!”地一声,有人捶了一下炕。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一直躺在那儿的疯七爷。

疯七爷:我崩了你这个王八操 的!

疯七爷说着就要去摘挂在房梁上的那把筒子枪。

大三瞟了他一眼。

七爷在往上够那枪。

鱼儿见状上炕,急忙上去抢枪。

五舅姥爷不满地(画外):你们家的事,往后再说!

鱼儿抢到枪重新挂回去。她来到桌边给七爷倒水。

五舅姥爷(画外)继续:你儿媳妇跟大三的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商量正经事呢!

疯七爷扭身指着他们说:这俩货有啥正经事啊!

五舅姥爷(画外):睡觉!

鱼儿给疯七爷端上一碗水,放在他面前,轻声地说:爹,喝碗水。

疯七爷把头转向一边(画外):我不是你爹,不要脸的养汉老婆!

五舅姥爷(画外):你这也象老公公说的话?

鱼儿委屈地看了一眼大三。

这时,大三呼地把笤帚往柜上一拍,冲着疯七爷说:你老还是崩了我吧!我正愁着没辙呢!

疯七爷也翻身起来:哎!我崩了你个王八操的…

五舅姥爷训斥大三:蹲下!

他又对着七爷说:睡觉!

疯七爷气不顺地转回身。重新躺好了。

鱼儿给大三使个眼色。

大三转身回到原位。

疯七爷喘口气躺好。

静了一下。

五舅姥爷: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刚蹲下的大三又站起来(摇上)。

大三:那到底是福是祸呀?你老说到底咋办呢?

这时一直蹲在那儿的二脖子突然拍了一下大腿,好象有了一个好的主意。

二脖子:哎?送炮楼子上去,我跟先生有面儿。

大三:说啥呢?

二脖子伸了一根大拇指朝脑后比划着:交给日本子!

大三:那不中啊!那……那三十儿午夜黑介那伙子人过来取人咋办呢?

二脖子:让他找日本子要人去,他敢把日本子咋着?

大三:哎呀!日本子?日本子都叫他们绑着塞麻袋里头了,你说他能咋的?

六旺:你不是汉奸吗,你?

大三:真是!

二脖子又蹲下了。

疯七爷躺在炕上,两只手比划着说:我一手一个掐巴死俩,刨坑埋了!

大三很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疯七爷。

突然六旺也拍了一下腿,自告奋勇地说:哎!我看中!不就刨个坑吗?我刨!

大三:你刨?那伙子人说了,丢一个少一个,要是让日本子知道了,那……那人家就不要人了,h
那就该要命了!

村民得头儿进前一步,紧张地问:要命?要谁的命啊?

二脖子也问:要谁的命啊?

大三:要……要咱们全村人的命呗!

大家听着这话,都沉默了,油灯的火苗跳动着。

突然,二脖子又拍了一下大腿,声音很响,好象又有了一个主意。

二脖子:哎!

他正要站起来说,可还没等站直,又蹲下了,自言自语地说:不中!

大三看了他一眼:你说。

六旺:你说呀!

二脖子:不说了。

五舅姥爷用烟袋杆指着二脖子:说!

二脖子噌地站了起来:我是说呀……咱们全村儿都跑了!就留下他们俩,看他要谁的命!

五舅姥爷皱了一下眉,生气地说:蹲下!

二脖子缓缓地蹲下了,边蹲边说:我说不中嘛,非让我说,这不耽误事吗?

“咚”地一声,疯七爷又狠狠地一拳砸在炕上,指着大三:我还是把你崩了吧,全村儿早晚死你手里!

五舅姥爷生气了:别说了!别说了!再说我走了。

听到这话,二脖子和村民们起身就要走。

五舅姥爷:回来!

已来到门口的六旺被鱼儿挡住,听见舅姥爷的喝斥,村民们又都回来了。

五舅姥爷:蹲下!没听说,要要咱们全村人的命吗?

疯七爷小声嘀咕着:我一手一个掐巴死俩,掐巴死俩,刨坑埋了……刨坑埋了……

五舅姥爷: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此等作为,非等闲之辈。山上住的,水上来的,都招惹不起。

大三和六旺专注地听着,随后慢慢站起来(摇上)。

五舅姥爷(画外):五天一过,就是三十,三十一到,就来取人,神不知鬼不觉,把人送走,消灾免祸。

大家都在听着。

五舅姥爷叫他(画外):三儿呀,

大三:哎。

五舅姥爷:这几天你多操点心,这也是为了咱们全村儿。

大三答应。

五舅姥爷又对二脖子:二脖子!

二脖子站起:哎,舅姥爷。

五舅姥爷:这事儿别跟你妈说,她那嘴,不严实!

二脖子发誓似的说:我把这事烂肚子里,中不?

五舅姥爷:那就……家走!

这次村民们是真的往外走了。

大三急了,对众人喊道:哎…别走哇!

大三挡在众人面前。

大三:事儿还没完呢。那伙子人说了,这俩人让咱们抽空帮着审审。

六旺等不解地看五舅姥爷,

五舅姥爷:审审?审啥?

突然,外面传来了军乐队的声音。

大伙一惊,扭头向着窗外。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木 于 2012-4-9 11:10 编辑

帘子后面又没声了。二脖子捅了捅正纳闷的大三,大三站起身又一次跑到帘子后面,发现花屋的下巴脱臼了,他用力往上一托,“咔”地一声复原了。

花屋小三郎活动着嘴巴。

村民们突然听到他大声地哇哇啦啦的说着话:(画外)开枪吧!杀了我吧!拿出勇气来,胆小鬼!

炕上农民听不懂他的话,都在纳闷。

大三还以为他报的是名字:这名儿……咋这么长啊?

五舅姥爷:啥呀?

农民间相互看着。帘子那边董汉臣对花屋说(画外):先探个虚实,保命要紧。

因为隔着帘,他们无法确定对面是些什么人。两人用日语说着,语速极快。

隔着布帘,众人侧耳倾听着,但什么也没听懂。

大三(对画外):听不懂!变……变中国话!

董汉臣急中生智,故意不按原话翻译,开始瞎翻:他说他叫花屋小三郎,25岁。

五舅姥爷:杀过中国男人没?糟踏过中国女人没?

大家都等待答复。

董汉臣把舅姥爷的话翻给花屋: 杀过中国男人吗?干过中国女人吗?

花屋强硬地说道:杀过!干过!我来支那就是为了干这个!

董汉臣继续往错了翻译:他说他刚来中国,没见过中国女人,没杀过中国男人,他是个做饭的。

五舅姥爷把这些庆都写在了纸上。

帘那边花屋又在说:还罗嗦什么?现在不杀我,将来我会把你们都杀光!

董汉臣不解地问花屋:你为什么要这样?

花屋:我就是要激怒这帮胆小鬼,我不会跟这群畜牲合作的!

帘子上有农民皮影一般的影子。

五舅姥爷(帘内):你俩咋叨咕上了?慢点说,听我问,你再说。

董汉臣:他说求求你们别杀他!拜托了!

五舅姥爷写下“别杀我”。

董汉臣和花屋在等着帘那边的人说话。

五舅姥爷左右看看大三等人,征询着:还有啥?

这时大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他凑向五舅姥爷,小声地说:你老给问问,那个"我"是谁呀?

五舅姥爷不解。

大三:“我”是谁?

五舅姥爷明白了,郑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清了清嗓子:听着!

董汉臣伸着头听着。

五舅姥爷(帘内):你们给我说说,“我”是谁呀?

董汉臣一脸的疑惑:您?这下您可把我难住了,我咋知道您老是谁呀?

五舅姥爷加重语气:不是我,是那个抓你们的"我"!你就说吧,是谁把你抓来的吧?

众人点头。

董汉臣:我要知道是谁,我就不能让他们抓住了

大三听得认真。

董汉臣眼珠一转:这么说,您老也不知道他们是谁?那么此地为何处啊?

五舅姥爷瞪了一下眼睛:谁审谁啊?问啥说啥!

这时,花屋又挣脱着大叫道:快动手吧!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吓了一跳。

董汉臣急忙又“翻译”了这句话(画外):他说求求你别杀他!拜托了!

五舅姥爷安慰着:别害怕,听着。

董汉臣紧张地,花屋一脸疑惑。

五舅姥爷(画外):我把这个给你们念念…

五舅姥爷拿起供状:饶命。

董汉臣紧张的脸。

五舅姥爷:董汉臣,中国人,二十八岁,翻译官,知不道。花屋小三郎,二十五岁。日本人。刚来中国,没杀过人。

村民们听着,心里也在默念着,点头同意。

五舅姥爷:做饭的,别杀我。对不?

五舅姥爷又问一声:对不?

二脖子:差不多。(扭身看大三)

大三:差不多。

五舅姥爷见没啥了,一拍桌子:那就……该做啥做啥吧!

董汉臣和花屋不明所以。

众人起身:中!

只见帘子下有几只脚从炕咚咚落地。

董汉臣这时急了,狂喊一声:先别动手!我还有好多事情要交待!

花屋以为董汉臣跟他一样在喊着一些宁死不屈的话,也配合着大声地喊了起来。

花屋:(画外)杀了我吧,我不怕死!

众人又回到炕上。

董汉臣:只有一只小队,五挺机枪。

五舅姥爷飞快地在记,大三让大家仔细听。

花屋:大日本皇军,可杀不可辱!

五舅姥爷飞快地在记。

董汉臣:九台电话,两个话匣子。

花屋:我绝不投降!绝不背叛祖国!

五舅姥爷运笔如飞。

董汉臣:粮库一个,弹药库一个。

花屋:皇军必胜!天皇陛下万岁!

董汉臣:还有十四匹洋马!

花屋:快开枪吧!

一支毛笔在纸上刷刷地写着。

董汉臣:交待完毕!

花屋每说一句,董汉臣就跟着错翻一句。说完两人都喘着气,喘气的节奏都是一样的。

一张纸已经写满了字。

花屋和董汉臣互相望了一眼,好象彼此很会心似地。

大三看看众人。

五舅姥爷看着大三,满意地乐了,

大三也乐了。这件事如今已经有了意外的收获。

五舅姥爷这时撩开布帘,

布帘一打开,一道光照了过来,晃着花屋和董汉臣的脸。

五舅姥爷:中,论岁数啊,我也是你们爷爷辈的…

五舅姥爷露出一个脑袋,他看着这两个人,摆出一副长者的样子:我看哪,你们也都是孩子。这事啊,我们也是受人之托。

董汉臣在听,花屋不解。

五舅姥爷:摁个手印,挪个地方。

众人撩帘下炕。

花屋惊恐的看着。人影从花屋眼前滑过,过去按这两人。五舅姥爷刚要回座,忽然听到花屋惨叫了一声。

大三捏着花屋的胳膊:舅姥爷,胳膊上有枪眼!还流着血呢!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4-9 1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佐尔巴 于 2014-1-7 15:14 编辑

全本下载

(需下载全部压缩包)
鬼子来了.part01.rar (1 MB, 下载次数: 410, 售价: 10 金币)
欧阳小佳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5-26 10: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呵呵!
无法逃脱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5-29 10: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看看
麻子炉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5-30 16: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这片子的视觉影像同样震撼
无法逃脱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6-4 19: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个剧本不全啊。我看到第75场,直接就蹦到109场了,中间三十多场戏没有啊???????????急等楼主消息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6-5 09: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法逃脱 发表于 2012-6-4 19:11
楼主,这个剧本不全啊。我看到第75场,直接就蹦到109场了,中间三十多场戏没有啊???????????急 ...

目前只有这个版本,我会仔细找找,希望能补全···
黑猫爪子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6-6 16: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的电影!!
余亦非吾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2-6-6 18: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怎么国内的剧本和好莱坞的通用格式华纳公司的差别很大!
余亦非吾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2-6-6 18: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90%都是对话,场景描述很少,难道这是个以对话为主的剧本?
青木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6-7 09: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莱坞的电影剧本要求比较严格,形式比较统一,国内的剧本貌似比较松散,跟导演风格也有关系···
惹狼帮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6-11 17: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学习
斯蒂文·鲍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6-22 22: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希望必要金币
rjp966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2-7-9 18: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 不知道补全了没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拍电影网社区 |京ICP备12002719号|京ICP证B2-20171452|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08831号| 小黑屋| |社区排行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