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培训慕课
快捷导航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20170717_094428_000.jpg

以此文章纪念《路边野餐》上映一周年

面对《路边野餐》——这种精心设计布局的电影文本,人们分裂为两个派别,一派十分力挺,他们被影片所营造的独特气质所感染,惊呼这是文艺黑马,是天才之作;另一派则十分不屑,说看不懂,甚至说是垃圾。

面对豆瓣上的高分电影,我有时候也很困惑,这些苦闷、苦逼、苦情的文艺片到底要怎么看啊?就我的观影体验,我觉得文艺片是挑观众的,是需要有一定的电影语法知识储备的,你也可以理解为套路,通过这些套路,我们就可以看懂和理解导演的意图。

大多数文艺片只需要感受所营造的氛围就行了,这如同一场游戏,真正的游戏设计者和玩家之间,是在互相较劲。设计者更多的是用电影语法留下一个一个的线索,而作为玩家的乐趣就是在一次次的解读之后的乐趣和快感。

对于文艺片,普通大众是迷茫和无力的,面对这个问题,笔者希望通过对《路边野餐》的解读,来试着分析和解读一部文艺片,难免会有瑕疵,希望能跟更多的文艺片爱好者交流。

以下是剧透线,笔者将选取22个画面或场景,通过摄影、导演、剪辑、表演等角度解读该片。

20170717_094428_001.jpg

剧情梳理:
在贵州黔东南神秘潮湿的亚热带乡土,大雾弥漫的凯里县城诊所里,两个医生心事重重活得像幽灵。陈升为了母亲的遗愿,踏上火车寻找弟弟抛弃的孩子;而另一位孤独的老女人托他带一张照片、一件衬衫、一盒磁带给病重的旧情人。去镇远县城的路上,陈升来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那里的时间不是线性的 ,人们的生活相互补充和消解。他似乎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新思索了自己的生活。最终,陈升到了镇远,只是用望远镜远远地看了孩子。把老女人的信物给了她旧情人的儿子,一个人再次踏上火车。他分不清这个世界是他的记忆,或者是他对这世界的一个浮想。

2条主线:陈升和侄子卫卫的亲情,陈升和妻子张夕的爱情故事;
2条支线:老医生和林爱人的爱情故事,大卫卫和洋洋的爱情故事;
3时空点:现在,过去(九年前+入狱之前), 平行时空的未来。

画面1:陈升与老医生的对谈
20170717_094428_002.jpg

一开场男主陈升的咳嗽声,跟电灯泡闪烁的频率居然一模一样。这咳嗽声仿佛很有魔力,居然可以控制房间内的电压,诡异的气氛不言而喻。此刻电影镜头如同幽灵的眼睛,在中国西南小城的破旧诊所里飘荡。

此时的对话是:老医生问陈升,我记得,你上次输液的时候,是张夕结婚的时候。那么久没生病,怎么咳起嗽来了?第一句对白,交代了陈升的前妻叫张夕,从这句话开始,故事主线之一的陈升和亡妻张夕的故事缓缓展开。从摄影角度分析,如果以三脚架为原点,摄影机一直在封闭环境做逆时针运动,此时的摄影机如同钟表的指针,摄影机的逆时针运动再次呼应了本片关于时间可能性的主题和探索。

整体而言,这个场景是在营造本片奇幻现实主义的氛围,同时也在展现主演人物的关系。

画面2:《金刚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20170717_094428_003.jpg

《金刚经》的经文持续由将近1分钟,意在说明这就是在探讨时间的本身和可能性。经文的关键部分是后三句: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三句,可以说是正确理解本片的三把钥匙,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个时态,在本片中的平行与交叉,将这首凯里蓝调缓缓道来。另外,《金刚经》中的“不可得”,是对时间不确定性的一种最佳注解。

画面3:黑白电视机里的阿彼察邦
20170717_094428_004.jpg
山洞里的电视机

20170717_094428_005.jpg
彼察邦 《正午显影》的开场镜头

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放着一台八九十年代的黑白电视机,古老的岩石和现代文明电视机形成了鲜明的冲撞和互文,营造出了一段奇崛瑰丽的多层空间诗篇。巧合的是,电视机的凯里街头漫游画面,跟2000年泰国导演阿彼察邦的处女座《正午显影》的开场非常相似,如同一个失去目的地的司机,在街头失意的游走。毕赣十分巧妙的处理了片头字幕的展现难题,避免了千篇一律,营造了一层全新的空间,这个空间与本片所探讨的时间性主题是一致的。

画面4:滴漏一般的黑色铁桶
20170717_094428_006.jpg

微信图片_20170717094626.png
古代的计时工具——滴漏

湿漉漉的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地面,漆黑的铁桶,水滴从房顶上一颗颗落下,如同时间的滴漏,倒影出了镶着栅栏的窗户以及有光的窗外世界。这个画面的意象十分明显,是时间,或者说是时钟的全新表达,时间在流逝,一滴一滴,打碎了铁桶水面的平静,经过过去,也经过未来。

画面5:卫卫主观镜头+数铁轨
20170717_094428_007.jpg

这个镜头是卫卫在游乐车上的主观镜头,卫卫前后左右的看,镜头脱离了日常的束缚,变得随性和洒脱,把一个孩子眼中的自由世界展现的十分清晰。卫卫的嘴也没闲着,他在数铁轨,1节、2节、3节,4节。数铁轨跟片尾陈升睡着在火车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车厢上有一个倒着走的时钟的意象形成了互文关系。

画面6:游乐园陈升老歪对峙
20170717_094428_008.jpg

这是本片最经典的一个构图,在此后人物的命运发生了转折。我们常常讲形式就是内容,在这个场景里,导演通过构图中的立柱将老歪和卫卫——这两对真正的父子两隔开。将陈升和卫卫放置在画面的左侧,陈升和卫卫始终在画面左侧,没有越过柱子一厘米。老歪曾经接近柱子,但也始终没有越过柱子。导演的意图十分明显,虽然卫卫不是陈升亲生的,但却是他心目中真正的一对父子。老歪虽然是卫卫的亲生父亲,但却在感情上始终有隔膜,联系后面老歪将卫卫卖掉,我们再次印证这一点。

画面7:陈升的梦境
20170717_094428_009.jpg

陈升在一个夏夜睡去,在梦中,他梦见了吹芦笙的人,这些梦境居然投射到了陈升的床沿上,让梦境得到了巧妙的展现。一般的导演可能会在陈升睡觉的画面后切入一个梦境的画面,但是在这里,毕赣展现了他的天才创意,他将现实和梦境巧妙的结合,这床沿上的倒影简直恰如其分,营造出了一个如梦似幻的意境,我想很多人痴迷电影,就是因为电影中的梦境真真假假,真假难辨,让人流连忘步吧。

画面8:老医生倒热水
20170717_094428_010.jpg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画面肯定猜到老医生正在给热水壶里面灌水,这个镜头的演员走位很简单,老医生走进房间,把热水壶放到地面上,提起另外一只壶灌水。既然大家能猜到,那导演索性就固定机位加长镜头,导演正真的意图是为了营造氛围,通过热水壶里的水产生热气,热气飘到窗外,跟窗外的世界发生关联。所以这个场景属于转场戏,虽然没有剧情作用,但是对于营造氛围至关重要。与此同时,笔者对于本片的痴迷,就源于这些神神叨叨看似无味,其实却回味悠长的长镜头的迷恋。

画面9:涂鸦墙边卫卫画钟表
20170717_094428_011.jpg

这个画面导演可谓苦心经营,中间的电线和开关是中轴,左侧是霓虹光束和钟表飞鱼等涂鸦所营造的梦境,右侧是小卫卫正在画钟表。霓虹的灯光一闪一闪,既代表小卫卫五彩斑斓的童年,也在为本片的奇幻色彩和梦境加分。

画面10:背对老歪卫卫洗澡
20170717_094428_012.jpg

这个场景的深处是一条嘈杂的瀑布,导演并没有展现瀑布的美,相反总会听到瀑布的嘈杂声。在这样尴尬的背景下,老歪和卫卫若即若离。在一对正常的父子关系中,父子之间总会相互面对,至少会有眼神的交流,但是在这个场景里面,卫卫始终没有正眼看老歪一眼,即使老歪帮助卫卫洗澡,企图弥合父子之间的裂痕。

画面11:挖掘机要成精了
20170717_094428_013.jpg

我记得很多采访中,总有记者会问到这个镜头的缘起和用意,导演毕赣总是微笑回答,导演说这个画面是偶然拍到的,并非自己的刻意为之。但是当我们仔细分析之后,就会发现,这个场景很有可能是导演精心设下的一个局,因为在画面的中央同样有一个立柱分割了画面。毕赣赋予挖掘机以生命,挖掘机似乎随时都会成精,或者有可能跟变形金刚一样变形。

画面12:在床上有一辆倒挂的火车
20170717_094428_014.jpg

“床上有一辆倒挂的火车”,这句诗拥有几分神秘主义的色彩。何况毕赣真的给展现出来了,在很多的采访中,记者多次提到这个经典的场景,这个场景是一种转场,是通向梦境的火车,因为是火车,是绿皮的,而且是倒挂的,呼啸而过的,所以你可以有很多种解读,你怎么解读都可以,因为在这里导演就是要营造这种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的关联,在这二者之间,似乎是在随时随地的转换。作为也写诗的笔者,更愿意相信这是诗歌意象的完美外化。

画面13:陈升的梦境
20170717_094428_015.jpg

从绿皮火车直接转场到床上的陈升,再从陈升的耳朵转场到梦境中陈升的耳朵,陈升潜入水中,看见了那只绣花鞋。这两个转场十分的自由和巧妙。

画面14:通过桌子上滴水转场
20170717_094428_016.jpg

这个红颜色的桌子上一直在滴水,时间滴漏的意象再次出现,这个转场非常巧妙,因为是在同一个房间,而且就在陈升所在现在和过去,两个重要场景之间的一个桌子。由此可以看出,导演毕赣对滴水的意象情有独钟,已经在本片中多次出现。

画面15:鱼儿游上了天蓝色的玻璃壁纸
20170717_094428_017.jpg
20170717_094428_018.jpg

这两个画面之间的练习可谓十分有趣,左边的框子中,离开谁的鱼儿在痛苦的挣扎,右边的玻璃壁纸上,水生的莲叶和莲花在蓝色的背景上优美的绽放,通过蓝色,导演实现了另外一种更加抽象意义上的转场。仿佛是篮筐中的鱼儿终于游到了玻璃壁纸上,从现实到抽象,从实物到虚无的转化。这个玻璃壁纸上的鱼儿,其实就是现实中的陈升,在这里,导演通过比喻的手法,将陈升的现实困境完美的展现出来。

画面16:一列绿皮火车从我的心房压过
20170717_094428_019.jpg

摄影机被放在了铁轨中央,随时都有可能被压碎,在这里,导演用一个异常冲击力的画面,展现了从凯里到荡麦的转变,这种转变给人的印象也异常深刻,时空即将开始转变。

画面17:绿皮火车从凯里开到了荡麦
20170717_094428_020.jpg
20170717_094428_021.jpg

如果说,凯里与荡麦,是两个清晰通畅的、不容置疑的真实所在;那么,处于中间地带的“荡麦”,则更多的是属于导演在他的美学世界里虚构的晦暗空间。在荡麦,梦境与现实交织为一体,过去与当下纠缠于头脑里,并映射到眼前荡麦的山野与河流之中。

画面18:摄影机成精了
20170717_094428_022.jpg

这是全片最诡异的一段镜头,在42分钟的荡麦长镜头里,时间不是线性的,摄影机也好像成精了,又好像迷路了,竟然自己从一个台阶上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了,根本不管主人公陈升,摄影机简直开挂了。

镜头获得了生命,镜头成为除观众与主角之外的第三主体,成了参照物,并以一个全新的视角来引导观众视角,且使得主角的行为变得真实可信,并与之后的超现实主义场景进行有力的对比,形成迷人而深刻的反差感。

画面19:全片最暖人的一个镜头
20170717_094428_023.jpg

陈升在这里讲了一个非常暖心的故事,并且跟女理发师的肢体产生了接触,陈升的絮絮叨叨是说给他曾经的爱人张夕,也是说给自己。

我以前有个朋友,他和她老婆是在舞厅里认识的
后来他们结婚
住在一个小房子里
小房子的旁边有一条瀑布瀑布的声音很大
他们在家只跳舞
不说话困为说话也听不见
后来他老婆就生了一场大病他没有钱
就去找以前跟的一个大哥大哥就拿了一笔钱给他
后来大哥的儿子被仇家活埋整死了
活埋之前把他的手指头砍了
老大哥觉得他儿子在社会上混被人杀死算是正常的
但是觉得杀了人还要砍掉他手指头他心里一直不舒服
后来他就去帮他老大把那个手指头的债要回来
后来严打他被判了九年
他就和她老婆协议离婚了什么也没要
后来坐了九年牢出来才知道他妻子已经死了
在里面他经常收到他老婆的信
最后一封信写到
想去看看大海

画面20:陈升感人至深吟唱《小茉莉》
20170717_094428_024.jpg
这一部分陈升现学现唱《小茉莉》,唱的是磕磕巴巴,荒腔走板,我相信很多人应该也有共鸣,都被感动到了。究其原因或许是全片的高潮到了,但毫无疑问的是陈升唱的好与不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观众能够感受到他对前妻的思念之情,这情比海深,比金坚,这份感情能够穿越时空,跟每个人内心最隐秘的情感产生共鸣。

画面21:钟表匠与钟
20170717_094428_025.jpg
20170717_094428_026.jpg

如果说之前是时间意象都不够明显的话,那么在镇远,导演终于按捺不住自己了,把一个钟表匠和钟表拿了出来,这里有手表,有圆盘钟,甚至还有很多钟表零件,一切都是时间的碎片,导演直接坦率的告诉观众本片的主题是旨在探讨时间与人的关系。

画面22:如梦似幻的倒转钟
20170717_094428_027.jpg

在片尾,看着长大后的卫卫的誓言真的兑现,呼应片头《金刚经》对时间性的探讨,我们将通篇的时间符号和意象连贯起来之后,心目中就会产生一气呵成的畅快感,如同循环往复的诗句,在一次次的击打每一个人的心田。

总之,《路边野餐》从电影文本和诗学角度而言,都是非常优秀范本,法国《电影手册》曾经评价道,导演毕赣创造了一种强有力的新魔幻现实主义,有时令人费解,却刻刻让人着迷,并认可了影片在电影美学上的惊人尝试与成功。国内媒体也有非常高度的评价,《广州日报》评论本片的画面如梦似谜,时空不断穿插,既有昨日记忆,也有明日幻想,毕赣对于时间时态的表现,过去很多中国电影没有呈现过。当然,还有那个最为人称道的42分钟长镜头,手法既成熟又新颖,多少已经显现出大师雏形。

文:康康   源:拉片君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举报
| 回复 论坛版权

共 2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0-1-10 17:03

汲白水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17-7-24 1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顶!d=====( ̄▽ ̄*)b,学习
gao353262516 新手会员 发表于 2020-1-10 17: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很到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后浪电影学院 |京ICP备12002719号|京ICP证B2-20171452|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08831号| 小黑屋| |社区排行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