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社区培训慕课商城
快捷导航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有人——我忘了是谁——告诉我不要刻意为了表演而表演,不要刻意夸大,不要刻意取悦人,顺其自然就好。而且……别人说话时仔细倾听。这可能是我所知的最重要的事。
——丹尼斯·弗朗兹(Dennis Franz)《纽约重案组》的主演


对演员来说,为了能进入情境,最重要、最唾手可得的工具就是戏中的另一个演员。倾听戏中的其他人等于给演员一个简单的任务,让他的注意力得以有的放矢。倾听是演员保持情境状态的最佳技巧,同时可以防止他做出机械、呆板的表演。倾听使演员放松并防止他们过度表演。它使表演变得「自然」。倾听让演员相互影响,进而创造精彩瞬间——触电般的让故事感人至深的时刻。

ecab7852bfd1b726da183808d37312ec.gif


当你在导演情节剧时,如果你想让观众被角色本身和他们的困境与冒险吸引,那么演员们的倾听必不可少。没有了倾听,一个本来戏剧性十足的场景便沦落为「轮到我说,轮到你说」的程序;它就会变成双人表演的简单相加,而不是一段关于人物关系和事件的戏。 如果你有一个搞笑的剧本,而你又不想毁了它,那么演员们的倾听至关重要。当演员们彼此倾听、演出情景,那么观众即使在最荒谬的情境中也能抛却怀疑,听到台词并分辨出每一个角色。当喜剧中的演员没有做到倾听,只是巧舌如簧、故作滑稽,而不是演出情景,喜剧便会显得勉强,让人看起来如负重担。

715ba3dcc630256b8cbfb1877c04f58b.gif


角色之间的对话并不能构成一场戏。对话只是潜藏在事件下的戏剧的线索。只有某些事发生在角色身上时,我们才有事件——一场戏。当演员们相互倾听时,他们便会彼此影响,这样便产生了事件。有一种说法坚称,确保现场有戏发生而不只是有对话产生,这是导演的工作。因此好的导演应该确保演员彼此倾听。 缺乏倾听最坏的结果是,演员可能会出现所谓「提前介入」的情况。也就是说,他实际上在另一个角色的台词结束之前就开始做(预先决定好的)反应了。你不会轻易在已经公开放映的电影或者电视中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这种状况是如此的糟糕,以至于即使是导演因为紧张或者缺乏经验而没能发现(例如,「提前介入」是艾德·伍德[Edward D. Wood,Jr.]作品中一个常见的表演问题),在片场或者剪辑室里的人也常常会注意到。

fd98dacffe71bbe06e337c49bed3d4f4.jpg


我认为如果你有表演的天赋,那一定就是「倾听」的天赋。
——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


你可能认为倾听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演员听到彼此的台词——难道他们不是在倾听吗?但是我们讨论的并非常规意义上的听。这里所说的倾听是一种艺术上的术语。它不只是听寻给你的提示,也不是听寻是否轮到你说台词,而是对其他人给予的特别关注。

演员需要比我们平时在生活中听得更加深入。事实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用「神交」(communion)这个术语来描述我所说的「倾听」。「神交」这个术语要求的是对经验的深度关注,和让观众通过演员的倾听感知到他们在互相交流,而不只是交换台词。

dd5e0e0cab0366bb1f1f01a421e76386.gif


眼神交流对倾听非常有帮助。在我的「导演表演」课程上,我都是以倾听练习做开场,首先我要求学生与他的搭档四目相对。我所要求他们做的眼神交流和通常意义上的「看」完全不同。平时用眼睛正常去看的时候,我们是在检查、评价、分类——这并不是坏事,例如在你开车的时候。但是我所要求的眼神交流是一个给予和接受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需要你把眼睛当作心灵的窗户去使用。 这是一种奉献,是一个信念的小小飞跃。实际上,它意味着演员对另一个演员的关注要比对自己表演的关注更多。让这种关注充实并支配演员的台词。台词将从演员对其他角色及其反应的关注中自然体现,而不是出自演员的预先计划。接下来是关键。倾听不是简单地对其他演员所说的话做出回应——倾听时将注意力放在他人的反应和他人的身体上——眼神、嘴角的细微变化、声音和话语、肢体,甚至是他的气息。

a81459721dcc04eb63580c144a83b6f5.gif


是否懂得倾听,这细微的区别却是演员优秀或者平庸的绝对分界线。如果演员认为倾听只不过是对听到的他人的话语的回应,那么他们就会陷入一味肤浅地展示台词的境地。假如一场戏写得看起来就像是角色在你讲我应——其实是台词在相互回应,那么当演员只是在演出台词的表面内容时,也会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是在倾听。他们会认为只要自己没犯「提前介入」的大忌,他们就是在倾听。 当演员在倾听时,他的面部表情也来源于对他人的关注。如果演员开始关注自己的反应(这可能源于一次结果式指导,举个例子,「我觉得她说……的时候你应该变得愤怒。」),他的表情会蒙上一层轻微的、隐形的僵硬面纱。

5844f1ad3f485f6822732c5a77d99276.gif


当然,真正的倾听并不一定需要眼神交流,但是通过眼神会更容易。眼神作为一种表演手段被严重低估。西德尼·吕美特在他《拍电影》一书中提及他和威廉·霍尔登(William Holden)合作拍《电视台风云》(Network,1976)这部电影的经历时,说霍尔登和对戏演员几乎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到了一场情绪张力十足的戏时,吕美特对霍尔登的唯一要求,就是在整场戏中目不转睛地看着费·唐纳薇(Faye Dunaway)的双眼。最后,霍尔登迸发出的情感犹如泉涌。

2976bf679dadbc0b31de6f9203922e50.jpg


你只要看着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的眼睛,自然会受益匪浅、事半功倍。他的眼神如山似海。他是那样可爱、慷慨、动人。——琼·艾伦(Joan Allen) 坎迪斯·伯根(Candice Bergen)拥有最美丽的双眼。我只是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演员,所以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只要盯着她的双眼就能得到慰藉。我一边看着它们,一边婉婉道出我的台词。那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
——盖瑞·马歇尔(Garry Marshall)


1c432aaf994331e56b11670db709c69c.gif


倾听是演员最可靠的制胜武器。它简单明了。不管事先做了怎样的准备,演员只要全心关注他人就好。但演员们偶尔还是会不放心。有时候他们害怕被对方发现自己注视的眼神,担心直接的眼神交流会看起来不自然。为了让自己的表演丰富多彩,他们经常会精心设计一些与真正的倾听毫不相干的、夸大做作的反应。 有时演员在内心世界下了太大苦功,甚至忘记了其他演员。有时候他们会不认同其他演员的做法,认为注意力花在他人身上会牵扯到自己的表演。即使是一些功成名就的演员也会认为,无视在场的其他人,才能保证自己的表演流光溢彩。

c8d710a303427cc3ed93d8038f4e8920.gif


真正的倾听会让演员心生敬畏之情。演艺圈内会称赞善于倾听的演员为无私奉献。一位影评人称赞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在《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1995)中的表现「善解人意」——我想他是感受到了艾玛专注的倾听。「团体表演」是「倾听」的别称。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新的「美国演员工会奖」在每个类别中都设立了「团体表演」项目。因为演员们知道,正如约翰·特拉沃尔塔在因《矮子当道》获得金球奖时发表的得奖感言中所讲,一位演员「是因为身边所有演员伟大才伟大」。斯宾塞·屈赛的「演员中的演员」这个广为人知的美誉,就源于他善于倾听的品质。

d5f2017c0b9246e15de5850331b3f0f8.gif


当演员相互之间起了「化学反应」,就意味着他们彼此倾听、相互吸引、棋逢对手。爱情片的主演不需要睡在一起——他们甚至不需要欣赏对方——他们只需要倾听对方。加里·格兰特(Cary Grant)大概是影史上和女主角产生化学反应最多的演员——因为他总是倾听,总是潇洒自如,全神贯注于他的搭档。

a715df490579aad74fbf59e3441e8a37.gif


团体表演将故事的重要性置于自我展示的个人表演之上,让观众得以放松欣赏电影。有的演员可能会惴惴不安,担心屈服于集体的倾听会让他们有所损失。这种想法可谓大错特错。他们正是陷入我上述的对于倾听的错误理解:认为倾听只不过是听其他演员的台词和语调。事实并非如此。倾听是对他人反应的全神贯注。对此,每个演员都肩负责任。倾听不会分散演员表演的注意力——倾听会充实表演的质感、内涵、幽默、悬疑……我总是向年轻演员诚挚建议,「如果一切都已不可挽回,那么去帮助其他人,让他们表现得更好。」这是演员提升自己表演最简单有效的途径。 当其他演员也开始倾听和付出,并且与对剧本情境的简单真诚的理解建立联系,此时真正优秀的演出便会应运而生。没有这一切,没有所有演员的相互付出,单独一个懂得倾听并满足角色要求的演员也许仍然表现出众,但是无法产生杰作。

ba7de29ef5a8b2b4c00fa29426d2d41c.gif


作为导演,让一群演员变成一个整体是你的责任。首先,你必须对此提出要求。你还要有能力发现倾听的缺失,哪怕只有一个人没能做到倾听这一点,你就只有「两组表演」,而不是「一场戏」。戏也仅仅变成了两人的场景,而不再是戏本身。 有时演员没在倾听,是因为他们在遵循某个结果式的指导。结果式指导让演员把注意力从他搭档那儿干脆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演员开始担心:「我有没有像导演要求的那么愤怒呢?我的反应和表情恰当吗?我的台词有没有念对?刚才我表现得足够古怪吗?」当他像这样把注意力集中于他的表演,而不是集中在可以把他与其他演员关联起来的演出选择上,他的表演便毁了。

13f305774135a21e771141c9b4a999a9.gif


对于一个缺乏经验的导演来说,分辨演员是否在倾听可能很难。未经训练的眼睛无法发现优秀的倾听技巧。像詹姆斯·加纳(James Garner)、彼得·福克(Peter Falk)、玛丽·泰勒·摩尔(Mary Tyler Moore)、斯宾塞·屈赛都是拥有杰出倾听技艺的演员,他们看似轻而易举地变成了所饰演的角色,不见丝毫取巧之处。

73fd4c7dff98dbc549c7e6af859be622.gif


约翰·特拉沃尔塔说导演「在片场看不见角色,在剪辑室才看得到」,听起来怪吓人的,不是吗?说得好像你跟不上节奏了似的。丹尼斯·霍伯(Dennis Hopper)在执导《彩色响尾蛇》(Colors,1988)时,被罗伯特·杜瓦尔(Robert Duvall)吓坏了,杜瓦尔看起来在拍摄时什么都没做,表现得平淡无奇!还好他再怕也没蠢到敢去吩咐杜瓦尔这样杰出的演员「多加些料」,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因为在样片里可以看到,想要的都有了。

83191e2455ac710fa42f022c767c588c.jpg


既然你已经对倾听有所了解,你便已得知个中奥秘。只要你知道该寻找什么痕迹,就能在现场感知倾听的出现。导演们无法在现场有所发现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懂倾听,也无法领会为何微小的情绪事件在大银幕上会带来巨大的成效。 如今这么多导演——包括那些本应对此所知更多的导演——在拍摄的时候还站在监视器前看画面,这让我很惊讶。也许你不爱听,但由于职责所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你从监视器里是无法看出演员有没有在倾听的。你必须站在摄影机旁,看着演员赤裸裸的面孔。 大多数表演失败的电影,问题都在于演员们没能互相倾听。这是学生作品和处女作中最明显的缺陷。节奏和时机错乱、精神偏失、解释错误、戏剧缺少主体结构,以及演员平淡、僵硬、缺乏热情、没有生命力、照本宣科、生搬硬套,或者心不在焉,像是身处「另一部电影」——所有这些例子表现的问题常常都出在缺乏倾听上。演员过度表演也是同理。比起告诉演员「用力轻一些」,让他们多倾听一些更合适。
  
254a05de58cd88dbce5ae09de1eae9b3.gif


在拍摄双人镜头或者全景镜头时,如果演员没有倾听,就无法呈现角色关系。而如果没有角色关系可言,那么双人镜头就没什么好看的了,最后就会导致镜头无法被采用。倾听对特写镜头也至关重要。观众一般认为,透过特写镜头可以看清角色的各种反应和内心世界,而这些创造工作都可以靠演员独自完成。但是一个「靠演员自己」完成的表演很可能会浮夸、流于表面,反而会将观众带到故事之外,单独观看喧宾夺主的表演。所以特写镜头和双人镜头、全景镜头一样,都需要演员在其中倾听。倾听赋予特写镜头生命和活力,倾听可以创造微小的传情时刻,可以让演员感觉到角色接下来发自内心想说的话,感受到话中之物。倾听让观众关心角色和他们的命运。

fca808cad294bedbeb1b6295c3d6fffb.gif


有时候一个镜头的景别太小或者调度过于复杂,以至于对手戏演员无法站在特写演员的视野中。摄影指导会告诉你如果还想要双人的特写镜头,演员的视线就不能落在对方身上。我并不是说每场戏你都得让演员保持对视。我的意思是当一场戏要求角色互相凝视,但是出于技术性原因却无法实现,那么,如果这个镜位重要到让你决定放弃两个已经进入状态的演员(假设他们真的棋逢对手、全情投入,而不只是面对面却各演各的)将带来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那么你要记住你在做一场选择和交易。等你到时候在剪辑室里没看到「它」——角色关系或者戏份内的情绪事件,又该如何?这时候我不想听到你说:「当时我别无选择。」 导演通常想知道如何与训练背景各异的演员们共事。答案很简单:让他们相互交流和倾听,让他们互相关注,避免每个人「各演各的」,只顾自扫门前雪。

4f2bb45b79bc30750a989c70bd863d4e.gif


导演要如何分辨演员是否在倾听呢?没有书本能教会你这个。你要学会去看、去感受,而且不只是从银幕上看到,更要在它发生于眼前的时候做到。换句话说,你也要处于实时的(in the moment)状态;你也要倾听。你的眼睛要张开、放松、柔软,要准备着接收信息。这样你才能对现场状况慎思明辨。西德尼·吕美特在《拍电影》一书中说到,他可以很轻松地分辨一个镜次中的表演是否够好。而且只要演员开始神游,他就知道他们不在状态,这个镜次就不够好。 还有另一种分辨演员是否倾听的方法:当他们倾听的时候,他们在每一个镜次的表演都略微不同。这可能会吓到导演。他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技巧来接受这一过程。如果演员在倾听,他在一场戏中的每一个镜次都会表现出细微差异。不仅如此,如果演员在倾听,他阅读台词的方式也和你事先认定的有所区别。如果你想得到一场好的表演,倾听一定优于排练而来的台词阅读。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1a7d28e1629efa143e8499ab2d71a66d.jpg


多年以后,我才完全明白(我的老师)为什么是对的,而且……从不去计划我应该如何读一句台词,只需考虑情景并倾听其他演员……最难也最需要下苦功的是,根据其他演员或者导演的情况随机应变处理表演,并克制自己不去重复前一天状态良好的表现……真正的表演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凡妮莎·雷德格雷夫(Vanessa Redgrave)


有些演员「天生戏骨」,就是说他们天生擅长倾听。大多数演员把倾听当成一种技巧,并时刻提醒自己去实践。如果导演能在排练和每个镜头拍摄前,用平和的语气说些「别急,放轻松,尝试体会彼此的感受就行了」这样的话,对演出会很有帮助。 在你观看演员表演的时候,需要留意他们是否在倾听。如果他们没有,作为导演你需要和他们谈及此事。如我所提到的,有些演员会误解「倾听」这个词,鉴于此,你也许不想直接提及它。有些演员一旦被告知他们没有在倾听,他们可能反而会夸张或假装倾听。假的倾听有两种。一种是做作的随意,这不是真正的倾听,只是装作倾听的样子;另一种过度兴奋、瞪大眼睛的紧张表演,总的说来问题就是太紧绷了。真正的倾听轻松自如,了解个中奥秘的演员只需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跟他们对话的人而非自己身上,演技就得以真正解放。

8e8234682b9bb7d1bd5dc561051fdc53.jpg


以下是一些如何要求演员多倾听的例子:「把台词交给对方。」「简单就好。」「陪着对方。」「放松些,相互沟通。」「放开交流。」「尽管去听和说就好了。」「让自己好好听她的话。」「我喜欢你们飙戏的感觉。」「你们可以关注着对方。」「望着她的双眼。」「挑起她的激情。」「大胆投入,让她感染你;你放松就好,台词等你想说再说。」这些措辞都是许可性的而非强制性的。 制片人波丽·普拉特(Polly Platt)告诉我,导演詹姆斯·布鲁克斯(James Brooks)对他的演员们说,「记住,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格伦·克洛斯在《演员工作室》的节目访谈中说,导演迈克·尼克尔斯(Mike Nichols)曾说过,「把你今天的生活带进来。」这些其实都是在说,「放简单些,你是一个人,而不是角色。不要刻意去演,尽管说和听就好。」有时演员会有一种错误的责任感:他们会——甚至是无意识地——认为他们如果没利用好之前所做的准备就是失策,认为把自己交给另一个演员是对自己扮演角色这项职责的疏忽。甚至会觉得,「(倾听)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落到我头上?」作为导演,你这时就应该去鼓励他们放手去做,去沟通。

fbd9c37edea6069fc1893be5d4837619.gif


1994年,伍迪·艾伦在《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的一篇文章中披露,他之所以经常在整场戏中只是用一个广角镜头拍摄,部分是因为它更快捷更经济,但是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样能够让演员「相互交谈」,让他们有交集。 如果随着排练或者拍摄工作的进行,演员之前的沟通状态有所回落,你不妨这样说:「我想这个剧本需要团体表演才有效。」「关注对方就好。」「你们已经做好准备。现在把它们交给对方就可以了。」「我关心的只有倾听的问题。我知道剩下的事你们完全应付得来。」「别担心你自己的感受;让你自己与搭档的感受紧密联系起来。」「你没必要把她排除在外。你完全可以从她的表演中汲取养分。」「我相信你有感觉,但是你把它都藏起来了,太内秀了。释放出来,让其他人也感受到。」「我猜你在担心表现如何。表演很到位,放心吧。」「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时刻观察她的反应。」

5dcdb9146e519f306c0128225f85a678.gif


让一个懂得倾听和付出的演员与一个不会倾听的演员对戏,是很麻烦的事情。懂得倾听的演员眼睁睁看着自己绝佳的表演机会从眼前溜走,这太令人沮丧了。有时她觉得其他演员呆板的表现会把她拖下水,所以想保守一些来「挽救」自己的表演。导演需要巧妙处理这种情况。

实际上,她继续坚持付出与倾听才能真正挽救自己的表演。如果她也不再倾听,这场戏本身(这是导演的责任)将变得更糟。一旦事态恶化到这种程度,你可以把那个更老练或者更优秀的演员拉到一旁,对她坦白你的看法,争取她的支持,这样她就不会被其他演员「心不在焉」的表演搞得心力交瘁。你要让她相信,只要她继续全心投入、保持激情,你会确保这场戏的质量。

405343616e0b528eda37b9f5db442abb.jpg


然后你就该着手去做了。你需要想办法改变那个较差演员的做法,不然优秀的那个就会开始对你失去信心。通常问题在于那个较差的演员在「刻意去演」,你需要让他简约一些,更处在当下一些,这样他才得以把注意力放在他的搭档身上。你可以通过改变对角色的诠释来做到这点,哪怕是一个既定的诠释方案。或者你可以直接(但是私下)对他说,「你演得太用力了。这样看起来不可信。」 如果情况让你已经快要绝望,你不妨干脆试试施展一些手段,例如:「你非常棒,但是我很担心你的搭档。我需要你的帮助,让她保持放松状态。」任何能鼓励演员放松、停止过度表演,从而让他把注意力放在搭档身上的方法都有实践的价值。 把这些事情写下来让我很紧张,因为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教唆年轻导演对演员颐指气使。我导戏的时候,之所以会求助于各种策略,完全因为我爱演员,并且信任这个交流过程。

3333a68ec37ab52bc13fc344e8a8e3e7.gif


当演员听到有人直白地说他不会倾听,他可能会把这当成一种责备,甚至是人身攻击,这会使他变得畏缩不前。 当我指导演员的时候,我总是尽量让我的要求听起来自然合理,绝不强人所难,比如让他改变自己的个性。我一直相信,充满轻松活力的倾听才是自然的状态,如果我给演员信心和许可,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就会像花朵迎着太阳那样,迎向这种状态。怀着这种信念,我总是把演员的抗拒和表演中的问题看做是他们本性的一种表现,而不是角色演绎方式上的缺陷。而且即使遇到了难以取舍的重要问题,我也总能以不伤害他们自信的方式给予他们指导。

8e3daab28a3d73bfabecd42ecad569b3.gif


当演员艰难挣扎的时候,我总是注重事情还算顺利的方面,而不是坏的那一面;我看到的是半满的一杯水,而不是半空的;我提供指导和鼓励,而不是施加批评和命令。我经常因为我委婉的、「无底限乐观」的调整工作方式遭人调笑,但是它们真的有用。 不光是新手,哪怕很多经验丰富的导演也没意识到倾听有多重要。即使当你阅读至此时,你也可能只是对自己说,「好吧,当然。多大点事儿?」很多事情纯粹却不简单,倾听便是其中之一。演员需要专业的训练才能做到专注于其他演员,而不因专注于把事情「做对」而分心。判断倾听是否真的发生,而不是演员因为轮到他们说台词了便去说,这需要导演有很强的专注力与技巧。而且,导演要有足够的才能和技巧,才能有余地去优先关注倾听的问题,而非在意演员是否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表达台词。

7b5626ac8b6de3f77b8f8da10f26efd7.gif


也许平凡的导演与优秀的导演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她是否能判断演员有没有在倾听。我极力建议你们在往后的工作中或课堂上尽量观察这件事。「尽管去说、去听。」我的老师琼·谢尔顿总跟我们这么说,我们都听腻了。西德尼·吕美特也是这种说法。跟人讲,听人说,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角色。 倾听是表演最重要的元素。它是最值得导演苦苦追求的事情。此书中我提及的很多事都有一定争议性,唯独倾听没有。这一点每个好导演和好演员都表示赞同。哪怕他们没能一直做到,但他们知道他们应该去做。


本文首发于虹膜公众号(IrisMagazine),
内容摘自后浪电影学院《如何指导演员》。


点击上图即可购买该书!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举报
| 回复 论坛版权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7-4-7 19: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 印度电影《炙热》剧本
拍电影网社区 |京ICP备12002719号|京ICP证B2-20171452|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08831号| 小黑屋| |社区排行  |手机版